如果愛這麼美好,為什麼還是會有人受傷?

*************************
 
 
《最後五天我愛你》(Five Days Left)是兩個家庭在短短五天裡交織而成的感人故事:
 
37歲的瑪拉,有著人人稱羨的律師職業、疼愛他的優秀老公、還有可愛的孩子,儼然就是無懈可擊的「人生勝利組」,然而四年前陌生的「亨丁頓症」霎時摧毀了瑪拉的完美生活!面對無藥可醫的可怕疾病,瑪拉暗自下定決心,在她發病當年度的生日,她要親手結束自己的生命!而現在,距離當年的承諾,只剩下五天。瑪拉正著手羅列清單,忙著實踐從前的決心……
 
與此同時,瑪拉在網路「非典型家庭論壇」上認識的朋友「汽車之城」-史考特,也面臨著自己視如己出的八歲寄養男孩「小大人」克蒂斯,要在五天後回到生母身邊。毫無保留付出的真心豈能說收就收,於是史考特帶著不捨的難過心情,而另一方面,他與妻子嘗試多年的人工受孕終於成功,而自己的親生孩子將在幾個月後出世,他的妻子面對克蒂斯「物歸原主」視為理所當然,迫不及待要回收所有放在克蒂斯身上的愛,轉而無暇的賦予肚裡的孩子,這單純的心思讓史考特陷入了寂寞的兩難……
 
小說《最後五天我愛你》講得是大家常常聽到卻依舊感到陌生的「亨丁頓症」,書中寫道:「亨丁頓症……是一種基因的重複異常現象,在某個特定的基因串末端有某組蛋白質重複序列(C…A…G序列或是CAG)異常擴張。…血液測試能確定一個人有沒有得了亨丁頓症,只要看這個人DNA裡面的CAG序列重複次數有幾個就能知道。重複次數若在35個以下,你安然無事,……重複次數在40以上,你對於亨丁頓症的反應是陽性,如果你活得夠久,在某個時間就會開始出現症狀。如果數值介在36和39之間,那麼你落入了灰濛不清的無人地帶,只能等著瞧……」。該病又暱稱「舞蹈症」-書中的主人翁瑪拉「……自己的兩隻手在腿上不斷來回移動著:手伸出去碰到椅子的扶手,再回到中間,彷彿她的腿是一架鋼琴,而她的雙手此刻正彈著複雜的曲子。……」;只是這麼一個歡樂的暱稱卻十足的殘酷,它不僅讓患者只是看起來彈著複雜的舞曲,而是一步步侵蝕患者對於自我肌肉的控制以及所有美好的記憶!
 
正因為亨丁頓症一旦發病將無情的奪走一個人之所以為人的最基本的自我控管能力,無怪乎瑪拉在得知自己的是病患的時候就下定了親手了結生命的決定!在讀小說之初,我非常認同瑪拉的抉擇,想著如果我立於瑪拉的立場,絕對也是這般!然而,決心易下,真正面對「訂期死亡」的那天逐步逼近,還真是讓人覺得很難過。《最後五天我愛你》對於瑪拉死期前的五天鉅細靡遺的描述,讓我在閱讀時候一直覺得心上壓了塊大石頭,對於往後可以輕易猜測出的結局一直不忍看下去-死亡,果然不是我這種無事人可以輕鬆面對的!
 
現實生命的遭遇,讓我曾經陪伴至愛走過病魔折磨,看著一個再熟悉不過的人被重病摧殘到逐漸變得陌生,心裡的苦與痛真的無從宣洩;也因此在看到瑪拉與丈夫一次激烈爭執下,丈夫脫口而出:「我知道這個病把妳整個人擊慘了,但妳似乎忘了它也把我們所有人都擊慘了。妳似乎忘了妳需要我們幫妳度過這一關,我們也需要妳幫我們度過這一關。我需要我妻子的愛與安慰,小蕾也需要從她的母親那裡得到這些。我們需要妳在這裡,和我們在一起。妳變成壁爐架上該死的一罈骨灰對我們沒有比較好。」我覺得,就像重磅直擊心坎-因為這正是我當年因為害怕讓摯愛受傷而怯弱沒有說出口的、雖然略帶殘酷卻最真實的愛!
 
《最後五天我愛你》故事兩線交錯,而瑪拉的故事讓我在末頁的信裡嚎啕大哭了一場!但,不是傷心,而是覺得自己被安慰到了!原來有時候自私需要更偉大的愛…… ;另一主軸史考特講得是寄養家庭所受最甜蜜、卻也夾雜痛苦的矛盾情緒。我必須坦言,我花了太多的心思在瑪拉的人生故事裡,而疏忽了史考特的人生苦惱-原諒我!因為我覺得人只要身體健康的活著,很多事情都是小事。
 
史考特的故事在本書裡與其說是凸顯「反差」,我倒覺得是讓我不要在讀瑪拉的故事時哭得太慘!(苦笑)在抓住故事架構後,其實最末的發展是可以被準確猜測,只是就兩主軸的銜接與流暢,我真的覺得史考特的結局來得有種天外飛來一筆的感覺,但我並不討厭,還很謝謝作者真的是佛心來著!
 
人生處處有奇蹟,卻也往往因為外在的很多因素而有無可奈何的時候。我們不需要惶惶然揣測下一秒的喜或悲,重要的是敞開心胸去愛在當下。
 
不負責任的推薦指數:9
 
備註:茱麗葉.勞森.提默(Julie Lawson Timmer),圓神,2014/10/3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RT 的頭像
MRT

☆不負責任推薦區★

M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